• 山東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
  • 山東省老字號文化遺產研究專業委員會秘書處
  • 【國家】
  • 北京
  • 天津
  • 安徽
  • 山東
  • 福建
  • 甘肅
  • 廣東
  • 廣西
  • 貴州
  • 海南
  • 河北
  • 河南
  • 黑龍江
  • 湖北
  • 湖南
  • 吉林
  • 江蘇
  • 江西
  • 遼寧
  • 內蒙古
  • 寧夏
  • 青海
  • 山西
  • 陜西
  • 上海
  • 四川
  • 天津
  • 西藏
  • 新疆
  • 云南
  • 浙江
  • 重慶
  • 山東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
    秘書處地址: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人民239號
    電話:0533-2760596
    山東省老字號文化遺產研究專業委員會
    秘書處地址:山東省濟南市歷城區華龍路662號
    電話:0531-58598706
    當前位置:主頁 > 詳細信息
    非遺保護:人才缺口如何補?添加時間:2012-4-1 8:54:36  查看:0  編輯:山東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
     非遺保護工作是一項長期的事業,工作量大、涉及面寬、專業性強,除了要建立專門的工作機構,還要有一支業務精、善管理且較穩定的工作隊伍,但從目前的情況看,人才問題仍然是基層推動非遺保護工作的瓶頸。

    半路出家做非遺

    據有關專家估計,“十二五”期間我國非遺保護人才的缺口在10萬人左右。目前,各省級非遺保護中心都承擔著對當地的非遺資源進行挖掘、搶救、研究、保護和整理的工作,并負責對全省的基層工作者進行指導和業務培訓等,如果沒有專業人才做支撐,工作只能流于表面。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烏丙安表示:“目前我國非遺保護工作急需人才支撐,要培養并創建專業化的非遺人才隊伍,就必須在國家層面上成立培訓常設機構,并通過與高校合作等形式,使此項工作得到全面落實?!?/P>

    河北省非遺保護中心副主任杜云生說:“河北省非遺保護中心成立于2005年,一共有15個編制,平均年齡在30歲左右,是一支非常年輕的團隊,但這些人中只有兩個人的學歷背景與非遺專業有關,其中一個畢業于河北師大民間美術專業,另一個畢業于山西大學人類學專業,現在這兩個人是我們中心的主力。我們急需的人才是既有一定非遺理論基礎、又有實踐調研能力的人?!?/P>

    杜云生所說的這種情況在其他地區也十分普遍,比如陜西省非遺保護中心現有編制10人,其中畢業于美術史論及美術教育方向的有4人、版畫方向1人、攝影專業2人、數據庫建設方向1人、檔案庫房管理2人,他們也急需有人類學、民俗學等學歷背景的人才加入,但目前由于編制所限,招到相關專業的大學畢業生并不容易。

    省級非遺保護中心情況尚且如此,基層的情況更加不容樂觀。杜云生說,河北省11個市、172個縣(市區)的非遺保護中心雖然都配有專門的工作人員,但這些人原來的身份都是當地的群文工作者,基本上都是半路出家。

    培訓應向縱深發展

    在受到編制所限,難以大量招收高校對口專業畢業生的情況下,加大對現有人才的培訓就顯得十分重要。烏丙安說,自國家啟動非遺保護工作以來,人才問題一直是發展中的一個瓶頸?!霸诜沁z保護工作啟動之初,我經常參加由文化部、各地文化廳局主辦的非遺培訓班,講非遺保護的理念,講非遺名錄申報材料的填寫,從理論到操作層面的技巧與知識均有涉及,應該說當年接受過培訓的人現在都成了地方的業務骨干,但那幾年我們的培訓也只是摸著石頭過河。近年來,隨著非遺生產性保護工作的開展,《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的頒布,國內國際非遺保護形勢的變化需要我們的培訓向縱深發展?!?/P>

    一些專家也認為,由于缺少具有一定理論素養和精于管理的專業人才,一些地方的非遺保護工作出現了偏差,比如將文化生態保護區建成了旅游區,甚至是開發區;在推動非遺的生產性保護時,為了追求利潤,甚至放棄了傳統手工制作的核心技術,這些都有悖非遺保護的基本原則。烏丙安說,這里固然有某些地方領導片面追求經濟效益的因素,但如果我們的工作人員對非遺工作有透徹的理解,能經常向有關領導“灌輸”非遺保護的理念和精神,相信“以錢為本”的事就會少發生一些。由此他也提出,我們的非遺培訓不應只以從事這項工作的人為對象,也應該把各地政府的主管領導納入進來。

    如何將培訓落到實處

    不久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非遺中心成立。據該中心主任楊治介紹,培訓是亞太非遺中心的核心任務,在第一個5年計劃中將以短期培訓為主,培訓對象將包括從事非遺保護的官員、專業人員、代表性傳承人及新聞記者等。2012年至2015年預計組織16期培訓,覆蓋包括中國在內的亞太十二國。

    如何才能將培訓落到實處,是大家共同關注的話題。杜云生說,開展培訓工作首先要解決的便是教材問題。目前舉辦的各種培訓班大多沒有教材,有些問題就會缺乏統一的“說法”,也不利于那些沒有機會參加培訓班的基層工作者自學提高。另外,非遺培訓應該理論與實踐并重,“多請一些在一線工作過的專家來上課,相信效果會更好;培訓方式也可以靈活多樣,可以采取實地考察的辦法,也可以與高校合作開展脫產培訓,等等?!标兾魇》沁z保護中心的張欣說。

    烏丙安認為,文化部門可以與教育部門商討,委托院校設立非遺專業,為地方培養一批非遺人才。通過社會各界的參與,把非遺的人才培養體系建立起來。在具體操作層面,也可以采取富幫窮的辦法,比如借助東部豐富的人才資源,培訓中西部地區的非遺工作者,這對盡快提高中西部地區相關人員的素質具有很好的推動作用。(來源:中國文化報 記者:李靜)

    版權所有山東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 Copyright 2016 www.iuumru.tw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16937號
    内蒙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