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東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
  • 山東省老字號文化遺產研究專業委員會秘書處
  • 【國家】
  • 北京
  • 天津
  • 安徽
  • 山東
  • 福建
  • 甘肅
  • 廣東
  • 廣西
  • 貴州
  • 海南
  • 河北
  • 河南
  • 黑龍江
  • 湖北
  • 湖南
  • 吉林
  • 江蘇
  • 江西
  • 遼寧
  • 內蒙古
  • 寧夏
  • 青海
  • 山西
  • 陜西
  • 上海
  • 四川
  • 天津
  • 西藏
  • 新疆
  • 云南
  • 浙江
  • 重慶
  • 山東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
    秘書處地址: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人民239號
    電話:0533-2760596
    山東省老字號文化遺產研究專業委員會
    秘書處地址:山東省濟南市歷城區華龍路662號
    電話:0531-58598706
    當前位置:主頁 > 詳細信息
    喬曉光:民間文脈的守護者添加時間:2012-4-1 8:56:36  查看:0  編輯:山東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
     1957年7月生于河北邢臺。1982年河北師范大學藝術系中國畫專業畢業,獲學士學位。1990年中央美術學院民間美術系研究生畢業,獲碩士學位,留校任教至今?,F在為中央美術學院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主任、院學術委員會委員、人文學院文化遺產學系副主任,教授、碩士生導師。教育部藝術教育委員會委員,文化部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評選委員會評委、2011年任中國民協副主席,中國文聯全國委員會委員。
      
      從1986年開始,近二十年時間考察黃河流域、長江流域民族民間藝術,關注民間習俗文化和中國鄉村社區非物質文化傳承現狀。2002年5月在中央美術學院創建國內首家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2003年1月1日,聯合北京相關高校策劃創立中國第一個文化遺產日——“青年文化遺產日”。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中宣部全國“四個一批”人才。2006年獲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與馮驥才民間文化基金會頒發的“民間文化守望者”提名獎。2007年被國家人事部、文化部授予“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先進工作者”稱號。

    《文化月刊》記者:你怎樣看待當下中國的文化大環境?
      
      喬曉光(以下簡稱喬):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強調文化大發展,核心觀點就是提出了文化的人民性,我覺得這是以前沒有過的。2011年11月的文代會上,胡錦濤主席講話中也強調這點,文化是個民族的火炬,文化藝術要為人民服務,要以人民大眾為核心。從意大利的文藝復興到德意志民族精神的復興再到芬蘭的國家獨立,世界上許多國家的文化復興都體現出個特點,即復興的都是文化的人民性。我認為復興的時代一定會有復興時代的文體,意大利的但丁被稱為中世紀最后一個詩人,新世紀第個詩人,他是一個積極參與社會改革、有強烈民族精神及社會公眾意識的詩人,他在被流放逃難的歲月,用意大利俗語寫了《神曲》。我們知道當時意大利的官方和書面語言是拉丁文,歧視意大利地域性方言,可但丁堅持用人民的語言——意大利俗語寫作,他用自己民族的方言強調了文化的人民性。之后薄伽丘創作的《十日談》完全是用民間詼諧的方式,甚至是有點色情的方式來表達發生在世俗社會和宗教僧侶中的故事,字里行間有血有肉有情感,反映了強烈的民、司性和人民性?!陡窳滞挕反蠹叶己苁煜?,它是用德意志民族的語言,把流傳在民間的故事搜集起來,通過童話故事傳播德語和德意志民族精神??雌饋硎遣客捴饾u家喻戶曉,實際上是沉睡在民間的民族文化與精神得到了傳播與尊重。德意志民族精神的復興是從《格林童話》開始的,格林兄弟是民族英雄,而《格林童話》最早的版本前幾年也成為世界文化遺產。歷史上芬蘭被瑞典統治六百年,而后又被俄羅斯統治百多年,直到有一個叫埃利亞斯·倫洛特的醫生到芬蘭的東部和西部行醫,他由于喜歡民俗和鄉間軼事,發掘了很多民、司的故事。倫洛特作為位有良知、有反抗精神、不忍受其他民族統治的芬蘭人,花費十年的時間用芬蘭語搜集記錄了幾十萬行流傳的史詩,隨后整理出了世界著名英雄史詩《卡萊瓦拉》,通過史詩的神話故事道出芬蘭一千年的歷史?!犊ㄈR瓦拉》發表后激發了芬蘭全國有志之士爭取獨立的熱情,那個時候正好俄國十月革命勝利,隨后芬蘭國家脫離開俄羅斯獨立,《卡萊瓦拉》也成了芬蘭的精神源泉。近百年來,芬蘭人每兩年都要為《卡萊瓦拉》做一次用藝術來紀念的活動,邀請全世界的藝術家以此為題材進行創作,我是第個被請過去的中國人,是用中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剪紙來表現《卡萊瓦拉》。也因此成為第個中國籍的《卡萊瓦拉》協會會員。
      
      如今,當我們開始認定文化的人民性這個重要的內容和核心價值的時候,我覺得中華民族的文化復興才有希望。

    《文化月刊》記者:在當今的中國,文化人民性具體是什么?
      
      喬:文化的人民性不是一個政治概念,也不是個意識形態的概念,文化人民性實際上指的就是多民族活態文化傳統。四大文明古國里只有中華文明是沒有斷裂的,中華文明走到今天是活著的文明,中華文明作為活的文化基因活在以人為本的文化記憶里,活在這9600萬平方公里上,所有民族他們真實的生存狀態中,多民族習俗生活里所包含的一切文化信仰、婚喪嫁娶、生老病死等等切文化方式,就是活著的文明。誰在延續著中華文明幾千年延綿不斷的文化大河?不是專家教授,不是博物館里的文物,更不是帝王將相的那幾個遺址,而是中華民族這些不同民族村落中的農民群體,他們用他們的生活方式、文化信仰內涵,以及圍繞著文化信仰的生存行為,維系著這個民族活的文化基因。人是這個文化的根本載體,或者叫活的文化明證。但是現在人們忽略了這些處境貧困、邊緣的農民,是他們在守護著中華民族的文化底線。今天,我們不承認農村是個生產文化的精神之地,但是中國最偉大的史詩,最完整的節日形態,多民族有文化記憶的服裝服飾等等都在農村。并不是說城市沒有文化傳統,可前提中國是個農業國家,所以我認為在這個時代強調文化的人民性是文化復興的唯一希望,因為活態文化就是指以多民族鄉村文化形態為主體的傳統。我們不尊重農民,就不會給農村的文化以尊重,不把農村的文化傳統與資源作為社會資本進入國家保護的視野,我們僅僅是自上而下的,居高臨下的,甚至帶有點可憐和同情和拯救的心態來面對,這種心態不但是錯誤的,而且可能會對民族文化造成傷害和破壞。
      
      在近百年的中國,最偉大的兩個詩篇都是農民譜寫的,第一個是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創始初期,沒有武裝,沒有土地,沒有立足之地的狀態下,從井岡山開始確立策略,依靠農民,打土豪分田地,農村包圍城市,用農民所組成的工農紅軍最后解放全中國。在漫長的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時候,是農民用自己的糧食,自己的生命,以及全部的熱情支持共產黨抗日、解放全中國,這是由農民作為主體和基石的第個偉大壯麗的史詩。第二個是解放以后實行工業化,工業化初期農民就做出了讓步和犧牲,支持城市發展,支持工業發展,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沒有農民的犧牲,就沒有工業化的第步。經歷自然災害,經歷文革,到改革開放的時候,農民的處境是已經到了破產的邊緣。但是沒有人給農民找一條真正的出路,農民為了更好地生存,為了像城市人一樣生活,他們選擇了背井離鄉走向城市去打工。農民是最迷戀土地的,但是他們放棄了種地,他們離開土地走向了城市,形成了個壯闊而又強勁的農民工潮,席卷全中國。農民破釜沉舟來到個百廢待興的初期工業化城市,開始搬磚蓋瓦,沒有日夜地勞動。最后建設了偉大的城市化,震撼了全世界。昔日的農民今天成了浩蕩的產業工人隊伍,我們應該承認農民工產業工人的偉大,我們應該給予他們尊重。有人做過統計,在建筑業當中,可能百分之七八十是農民工,然后是煤炭工業,比如農民礦工,煤礦事故頻出,死了許多人,觸目驚心煤礦主拖欠工資,農民在沉重的勞作之后又陷入貧困。所以說農民從農村走向城市,通過不同行業的歷練,最后農民變成標準的產業工人,農民變成了無產階級的先鋒隊,但我們沒有真正接納他們,農民工創造了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城市詩篇。中國的GDP當中,農民工是拿血汗、屈辱甚至生命去造就的,我們每一噸煤,每個城市的每一片瓦,每個城市的細節都流淌著農民的汗水。我們每桶金都涵蓋著農民的艱難和辛酸,可是我們誰來歌頌農民呢?所以我說這是一個偉大的時代,也是個慘烈的時代。復興的詩篇是從農民的腳下開始的。

      社會學家費孝通強調文化自覺,可是今天我們的知識界仍然沒有達到文化自覺,大學里許多人文學院只是個文人學院,人們匆忙地在編織功利化的知識體系,缺少關注公共社會,更缺少關注鄉村和農民。非遺在社會上成為一種熱門了,但是在大學依然艱難地在推廣民間美術的課程。1942年,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講話提出了文藝為人民服務、藝術要走向工農兵的生活。毛澤東講藝術為人民服務,在當時就是藝術為農民服務,那個時候實踐的民族化其實就是民間藝術化,所以剪紙和年畫深刻地影響了古元、力群、江豐等老一輩的革命藝術家,誕生了延安木刻這樣個偉大的藝術個案。延安木刻就是用老百姓看得懂、人民喜聞樂見的形式去創作,實際上是創造了具有本土化敘事的藝術文體??箲饡r期,日本為了向中國民眾宣傳大東亞共榮圈,選擇用年畫的形式來制作傳單,侵略者都知道宣傳需要一種貼近百姓的方式。沒有農民,紅軍就沒有地方生存,農民這樣個土壤使革命信仰的根扎在了鄉村的大地上,所以說文化的人民性是由許多具體的故事和細節所構成的,而不是一個政治概念,個意識形態的名詞,它是涵蓋著中華民族近一百年,農民這個龐大的群體用自己的血肉身軀所構成無數可歌可泣的故事,包括新民主主義時期,解放初期,還有改革開放三十年。文化的人民性可以還原到歷史的每個細節,它像空氣、像陽光樣,它就是我們這個民族真正的生命史。

      《文化月刊》記者:在你看來中國文化遺產保護和傳承的現狀如何?有哪些問題存在?
      
      喬:當下文化保護中最核心問題是文化傳承,文化傳承是多方面的,有生活層面、教育層面、社會層面,還包括文化創意的藝術創作以及商業性的產品開發等。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保護的問題在體制內是解決不了的,因為我們往往只是簡單地把遺產保護做成體制的一個活動、一個項目,但是非物質文化遺產有許多是活態文化,傳承應該重在生活形態,活態文化的傳承更多的是在生活層面,而且是以民眾為主體的,讓人民來選擇來維系。政府需要的更多是對文化傳統的尊重、敬畏。對民族文化傳承和文化信仰的尊重和敬畏是保護的前提。近幾十年對民間文化破壞得很厲害,這其中重要的原因是忽視了鄉村社區的文化工作?,F在我們把非遺保護過于體制化,變成了政績和項目,主角變成管理者在主導,農民成了觀眾、試驗品,這就不對了。有時官方一個非遺活動動輒百萬、千萬花費,但是真正的文化保護沒用上多少錢或根本就沒有錢,農民更沒有錢。中央美術學院自1980年創建民間美術相關學科以來,有兩個重大的活動,個是楊先讓先生領導的“黃河十四走”,這在中國高校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奠定了以田野為基礎的學科建設,但是“黃河十四走”的經費是美國贊助的;另一個是剪紙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當中央美術學院民間美術這個學科又要開始被取消時,我們抓住了中國民間剪紙申報世界遺產這樣個有影響力的機遇,當時我們找不到中國人贊助,也得不到教育部門和學校的經費,依舊是美國人贊助支持了我們的申報遺產項目。我們正在做的少數民族剪紙同樣是艱難地在進行搶救工作,剪紙已經成為世界非遺了,但還是得不到應有的重視,鄉村婦女離真正的文化尊重還有很遠的距離,她們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許多不平等的東西需要改變。支撐我做了四年多剪紙申遺的動力,不僅僅是剪紙和民間美術學科建設本身,二十多年來,在黃河流域的鄉村里行走調查,黃河鄉村里貧困的生活和淳樸的人性所交織成的那種平凡樸素的東西,這種無形的力量打動了我。我們應當讓世界來了解那些淳樸而真誠的民間藝術,了解那些沒有話語權的鄉村婦女,他們為民族文化的傳承和維系的確是產生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們這里所做的就是要讓社會在文化身份上給鄉村婦女以文化尊重,農民群體所傳承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也代表了這個民族的文化身份和文化尊嚴,知識界和文化界應當對自己的民族文化有自尊和自信,我們現在所做的也就是傳播這種思想和價值觀。

    《文化月刊》:文化傳統的精華和活的基因怎么轉型進入到現代社會形態、進入到現代社會的生活?
      
      喬:以日本和韓國為例。日本和中國的國情上就有區別,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時候,日本就認識到民族文化傳統保護的重要性,他們把非物質文化遺產叫做“無形文化財”。六十年代韓國開始進行遺產保護,而我們那個時候還在大躍進搞政治運動。到文革時期,我們的文化被破壞得很厲害的時候,日本已經開始保護工作日?;?,已有了相應的法規政策和措施。日本和韓國在亞洲地區屬于四小龍,也是亞洲最早進入工業化的國家,中國在近二十年還馬上成不了工業化國家,工業國家有個標準,即農民人口低于百分之三十。日本把文化遺產當做國寶,基本原封不動地保存文化原型,但是現在中國正處在農耕文化向工業文化轉型的時候,整體文化的狀況是處在激蕩變革、流變的時候,這個時候把文化固定下來,模仿日本和韓國的方法是不符合、不貼切中國社會現實的。日本和韓國整體農耕的活態性已經沒有了,日本在現代社會形態仍然保留了傳統服裝、傳統節日,但是最鄉村化的許多傳統已經改變了。在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很多就是生活本身,我們不能用項目思維來讀解非物質文化遺產,對文化的理解首先要還原到生活,中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就是指中國的民族民、司文化,這個文化就活在生活形態。比方說,老百姓還在使用的傳統節日習俗,這是既沒有死亡也沒有完全變化的,只是在慢慢發生流變,我們不能把它單純地當做個要死亡的病人,強制其得躺著,輸液打針,固定住不要動。人老躺著會得褥瘡,活的文化不能被人為地造成“褥瘡”而消亡·但對于瀕危的就要搶救,像許多少數民族族群很少的,老的傳人故去就沒后續的傳承人,這就需要搶救。要有所針對地確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原則,首先是活態原則,而不是項目原則,因為項目原則會不經意中把文化肢解。什么是活態性?比如苗族鼓藏節,政府尊重這節日風俗就行了,不用管理部門按自己的主觀意愿再去編排什么,讓它“活著”延續下去。保護非遺是自下而上的,而不是自上而下的,自上而下的只需支持和敬畏,應該按照文化自身的規律去保護文化。非遺保護最核心的要素就是以人為本的活態文化的傳承。文化保護應當考慮到三種因素:第是文化傳統的活態性;第二是變革時代的文化流變性:第三是文化轉型期的文化瀕危性。針對文化的活態性應當考慮到文化保護的整體性,因為活態文化本身就是個整體共生的文化生態,需要的是我們的尊重而不是過多的干涉。同時,文明形態的綿延傳承其中就包含了文化的流變性,面對文化的流變性要給予引導和支持,讓其往可持續的方面去流變。但關鍵的是國家要有相應的文化理念和文化保護原則,同時要允許文化按照民眾的意愿去傳承發展。不要讓它過分商業化,但也不能對商業化一概否定。瀕危的文化就要趕緊搶救、記錄、保存下來,有些信仰類的文化傳統是要保護和有文化原型要求而去延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揭開了新的文明,打開了生活這座非文字的活態圖書館,這本書對我們的政府官員、知識分子都是一本陌生的書,我們要向人民學習,向人民致敬。所以,這個時代,提出文化的人民性和向民間文化致敬是個重要的文化價值觀,我看到種希望。中國自辛亥革命以后,很多文化都不可能原封不動地傳承下去,比如中國書法,這是影響了中國人思維方式的書寫傳統中的本土文化方式,后來的科舉制推動了書法的普及,辛亥革命之后,傳統書法逐漸被硬筆書法取代,但它沒有消亡,而是成為雅俗共賞的藝術。剪紙也不會消亡,也會變成雅俗共賞的藝術。剪紙是中國人的文化方式,是中國人情感敘事的文體,它會得到人們的喜愛并傳承下去,因為這里面流著中華民族的文化血液和記憶。今天的改革不同于辛亥革命時期,那時被西方人強迫打開大門,文化開始接受民主和科學。今天我們是從內部自發開始,連農民都自覺開始尋找走向新時代新世界的途徑。我們文化傳統的基因是我們走向新世紀的精神源泉,但是對它的尊重并不是原封不動,迂腐的照抄和模仿?,F在可以說是中華民族自唐代以后,又迎來了一個文化創造的時代,創造性傳承成為我們民族今天無論是農民、大學還是政府都不可回避的文化方式。要創造性地對待遺產,創造性地對待發展,創造性的對待商業化,所以這個時候我們不能保守。當下是一個偉大的時代,這是一個千年難逢的變革時代。在我們這個民族,追求夢想和幸福是從苦難開始的,苦難成為民、司藝術傳承的溫床。但今天時代變了,我們的農民在掙扎著,為脫離漫長的苦難而像候烏樣不斷遷徙駐留在熱火朝天的城市工地上。追求民間藝術是個卑微的路,但又是條偉大的路,偉大不在于這是門藝術,而是在生命的過程中,這是我們心靈唯的家園和慰藉,是精神層面的信仰。我們說民間藝術是偉大的藝術,就因為它們為今天的時代提供了自信、勇氣以及人性的力量。
      
    (來源:文化月刊雜志)

    (編輯:江曉雯)

    版權所有山東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 Copyright 2016 www.iuumru.tw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16937號
    内蒙十一选五开奖结果